本刊特约作者 李国强/文

“你可算回来了!你小子上哪儿去了?”韩福问。